马拉这位政治家有着双重性格,一方面是救人的医生,一方面的杀人的侩子手。听说马拉之死源于一个年轻的女孩,手段非常的残忍。为什么她要刺死马拉呢?一起来看看吧。

一、马拉身世

 

马拉在法国大革命前是一名医生,革命爆发后,他开始创办《人民之友》,他几次被贵族追捕后,仍然选择和人民站在一起,这也让他像他的报纸一样,被人们称为“人民之友”。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马拉的另一面,他是一个复仇心很强的人,他对自己的政敌甚至是革命者极其的冷酷,对过去的贵族更是残忍地斩杀,有历史学家形容马拉的心同他的面容一般丑陋。长年患有皮肤病的马拉,终日泡在药水里洗澡,同时不假思索地圈定着要被斩杀的名单,这也使法国人民的生活随着革命的发展一步步走向毫无节制的恐怖和杀戮。

二、刺杀马拉的女孩

 

刺杀马拉的夏洛特·科黛,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女子。书本中卢梭的“人民主权”思想对关心政治的她影响很深,让她对激进的马拉一党十分反感。在1792年“九月大屠杀”之后,她开始认为,所有威胁共和国伟大美德的焦点都源自于无情的马拉一人。

于是1793年7月13日,她来到马拉的家,此时的马拉正在药浴中泡澡,于是科黛向他口述了所谓计划暴动的名单,就在马拉一一记下这些名字的时候,科黛从她的披巾下掏出一把菜刀,刺向他。科黛没有逃跑,反而认为自己成为了拯救人民的勇士,而这一切却在另一位画家波德里的《杀死马拉之后的科黛》所表现出来。

三、马拉之死画作的由来

 

马拉死后法国政治画家雅克·路易·大卫(Jacuqes Louis David)为他画了这幅《马拉之死》,画中的马拉已经褪去了丑陋的面容,死亡让他安逸得远离了杀戮,药水也已经好像洗清了他所有的罪恶,使他变成了一名善良、诚实、无私爱国的美男子。大卫希望所有法国公民都能够来看看这位献身于法国革命事业的政治家。他丝毫没有描绘房中的其他景物,甚至没有描绘依旧在屋里的科黛,空旷的房间仿佛在说——马拉依旧是你们的“人民之友”。

大卫用他的笔将马拉的死绘制为了不朽的历史画名作,也是用这支笔美化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屠夫,有人说他为后人编织了一个完美的骗局,使这部作品成为了艺术史上最残忍的杰作,但这就是大卫眼中的马拉。

这些历史随着时间渐渐离我远去,有的甚至无从考证,我们不知道马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存留的艺术品却代替着那个时代为人们延续着当时的记忆,它既可以让人们对这位革命家心生敬意,又能让人对他恨之入骨,一幅《马拉之死》被不同的人诠释出不同的版本,也让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评价。我们不做过多的评价,我们只能说也许艺术本身就具有魔力。

马拉之死这部作品让人看了感到非常的震撼,安安静静的死去,画面定格在那个瞬间,让人感到惋惜。